他的反应倒是快了但是其他的武士们可就不能这

分享到:
   
    这个“幽灵”的称呼第一次出现在众多武士的耳边,但是他们却不止一次的在心里念叨过了,那个隐藏在暗处不断对他们进行杀伤的人就是幽灵,就是魔鬼,这显而易见的共识!
 
    而这名武士的话,无疑已经极大的激发了所有人心中的恐惧!
 
    又是人间蒸发,又是密集爆炸,他们一群东洋的精英们被玩的团团转,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还击的机会!
 
    这名将死的武士说的很对,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逃不开一个“死”字!如果分散逃命,或许还有人能有机会逃出生天,离开这见鬼的阿尔卑斯山!
 
    “都别呆在这里了,能跑的就都快跑啊!”这个家伙还在叫喊着,他是在利用生命里的最后一点时间向大家示警。
 
    “扰乱军心者死!”
 
    这个时候,坂村雄健怒吼了一声,他猛的一扬手,一道寒芒骤然从手中射出来!
 
    他的武士长刀划过了十几米的距离,然后精准无比的插进了这名武士的胸口!
 
    锋利的刀锋从武士的背后透出来,深深的没入了树干之中!
 
    心脏被刺爆,这名武士的脑袋立刻耷拉了下来。
 
    现场已经是寂静无声了。
 
    坂村雄健的目光始终盯着这死去的武士,冷冷说道:“还有谁敢动摇军心?”
 
    看到顶头上司竟然可以对手下用出这种辣手,在场的这些武士们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寒心。
 
    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没死的都给我站起来,快点走!”坂村雄健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昏招已经是一个接着一个了走到了死去的那名武士跟前,然后面容冰冷的抽出了其身上的长刀,眼神没有半点波动。
 
    除非实在是不能走路的,那些受了伤的都不得不勉强站起身来,忍着疼痛前行。
 
    可是,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在伤口不停流血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坂村雄健可不介意这些人手下能够支撑多久,他只想早一点抓到那个隐藏在暗中的可恶家伙。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扫过了遍地的血迹和几个尸体,眼皮还是狠狠的跳了跳!
 
    五颗手榴-弹,就给他们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减员!
 
    还剩下不到十个的有效战斗力,至于那些轻伤的,估计战力受损程度也达到了百分之三十!
 
    带着一帮伤残队伍,坂村雄健继续转移着,事实上,以他的实力,如果一心想走并且单人离开的话,苏锐都不一定能够拦得住他。可是,现在的坂村雄健被仇恨给冲昏了头脑,他一定要找出那个隐藏在暗中装神弄鬼的家伙,并且手刃对方。
 
    这个时候的苏锐可就优哉游哉了,他放下了望远镜,躺在树杈上面,嘴里叼着一根草棒,准备舒舒服服的进入梦乡了。
 
    他今天的攻击已经到此结束,至于明天会不会继续攻击,还是要看山本组那些武士的状态如何。
 
    这群武士已经是人困马乏了,如果坂村雄健继续这样带着他们行走下去,估计到了明后天,这群人已经被拖死一大半了。
 
    至于实力最高的坂村雄健,苏锐当然不会放过他,但是,他准备让这位实力不俗的上忍继续神经紧绷着,如果能够付出最小的代价和精力杀伤对方,他绝对不会多用半分力气的。
 
 第1202章 渣一般的生存能力!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去,太阳下山,阿尔卑斯山的温度也随之下降了几分。
 
    寒冷更让这支困顿不堪的队伍寸步难行。
 
    对于坂村雄健来说,这实在是太过漫长的一天了。
 
    从上午遭受了一系列的攻击开始,直到晚上,那名如幽灵一般的暗杀者都没有再出现。
 
    所有东洋人都知道,这个幽灵绝对没有离开,一定会再度出现,问题只是他什么时候才能现身?
 
    他出现了,对于这些武士来说,是莫大的灾难,可是,他如果不出现,也同样是很严重的折磨,坂村雄健和他的手下们皆是吃不香也睡不好,全部心神不宁。
 
    在下午的时候,由于伤员太多了,坂村雄健还难得的下令休息一个小时再前进,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之中好几个失血过多的伤员也彻底的失去了前行的能力,被坂村放弃,只能留在原地等死。
 
    现在队伍之中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坂村雄健之前的决定了,他们都在想,如果之前大家乘坐车辆从隧道口沿着公路一路冲出去,恐怕那些佣兵即便想要暗算他们,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容易吧?
 
    但是,怀疑归怀疑,他们并没有谁敢把心中的质疑给讲出来,那可是绝对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就地休息。”坂村雄健说道。
 
    看着几乎没有战斗力可言的手下们,他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
 
    由于太过自负于自身的能力,再加上仓皇出逃,因此坂村雄健并没有让手下去准备野外战斗的必须品,他们的身上除了武士长刀和手枪,其他的几乎是一无所有。
 
    没有帐篷,没有给养,甚至连装水的瓶子都没有,全队上下只有一人的身上有打火机,结果那个人还是死在了半路上……坂村雄健甚至都忘了把他身上的打火机给取出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英雄好汉也能被一文钱给憋死,现在的坂村上忍就很不幸的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看看附近有什么能吃的野果,或者见到动物自行捕猎。”坂村雄健下了一个非常蛋疼的命令。
 
    就算真的捕猎到了又能怎么样?没有火,难道要生吃?甚至,他们走了那么久,连一个小水潭都没有碰到!
 
    上忍也是需要喝水的,否则早晚会变成木乃伊。
 
    苏锐远远的看着这一群人,不禁摇了摇头,看起来,他还是高估了此行的任务难度了。
 
    哪怕自己不来那一场攻击,坂村雄健和他的这些手下估计也得饿死在阿尔卑斯山中——就这野外生存能力,简直和小孩子没什么两样。
 
    估计这群人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惯了,所有的吃食都是佣人做好端到面前,他们只需要专心练武就可以。
 
    就算给他们一只鸡,吃掉没啥问题,杀鸡也没啥问题,估计褪毛掏内脏啥的就是很大的问题了。
 
    “真是渣一般的自理能力。”苏锐再次鄙夷的摇了摇头,放弃了观察这些人。
 
    他准备好好的休整一天,然后再对坂村雄健发起攻击,估计到那个时候,饿了两天的坂村上忍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坂村雄健的肚子已经咕咕作响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埋伏在等待着他们。
 
    每一个上忍都是国宝级的人物,落到这样的下场,也实在是让人唏嘘感慨。
 
    度过了难捱的一夜,好在苏锐并没有发起攻击,坂村雄健率领手下继续前进。
 
    还好,貌似是天无绝人之路,他们在一路往上走的时候,终于遇到了积雪。
 
    在阿尔卑斯的全山脉,你同样能够感受到四季的变化。
 
    这些武士们可不管那么多,见到雪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一个个干渴的嗓子都快要燃烧起来了,连忙扑上去,把这些雪一口接着一口的塞进嘴巴里面。
 
    有了水分的补充,他们已经是舒服多了,哪怕现在因为衣着单薄被冻的瑟瑟发抖,也不管不顾不在意了。
 
    吃完了雪,这些武士们的体能已经缓慢的恢复了一些,甚至有人开始脱了衣服,用积雪擦洗着伤口。
 
    “坂村大人,我们不能一直往上走,不然会冻死在这上面的。”一名中级武士建议着说道。
 
    “我明白,不要你多嘴。”坂村雄健把他的刚愎自用发挥到了极致:“就沿着雪线朝东方走,应该再有三天的时间,就可以走出阿尔卑斯山了。”
 
    三天?
 
    且不说三天能不能走出去,但是这群人里面,又有几人能够撑过三天的?
 
    昨天一夜过去了之后,又有两个人再也没醒过来。
 
    除了坂村雄健之外,剩下的武士们已经对他们能够逃出生天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他们一贯嚣张无比,目中无人,可是此时的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底。
 
    这一次,换成坂村雄健带队走在最前面,可是走着走着,他感觉到自己的鞋底好像刮到了什么东西。
 
    这种触感很轻微,如果换做其他的武士,或许根本不会感觉的到,但坂村雄健可是上忍,六识敏锐无比。
 
    他忽然想起来之前五颗手雷连环爆炸的情景,双眼之中满是愤怒,一声大吼:“快卧倒!”
 
    在喊出这警报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朝着山坡滚落了下去!
 
    他的反应倒是快了但是其他的武士们可就不能这么及时了都在愣神想着上忍为啥滚下山的时候手雷再一次的在队伍中央爆炸了。
 
    这一次又是五颗手雷!完全再现了昨天的血腥场景!
 
    在以往,这些武士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货,可是此时,他们的身份转换,变成了被杀的对象,那么一切就变得不一样起来。
 
    重伤五个,当场炸死了两个!轻伤变成了重伤,未受伤的也个个挂彩!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诡雷,山本组的这些武士们根本就躲不过去!
 

欢迎转载99彩票-99彩票娱乐平台-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9彩票-99彩票娱乐平台-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 他的反应倒是快了但是其他的武士们可就不能这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